黑色奶精

關於部落格
活下去是種悲哀活著本身卻不是。
  • 55670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接龍短篇】盛夏的記憶





在一個炎熱到讓人出汗也可以沾濕無袖內衣,

使之裡面透著白色肌膚以及粉紅色乳頭





在一個炎熱到讓人出汗也可以沾濕無袖內衣,

使之裡面透著白色肌膚以及粉紅色乳頭

 

男孩與另一個男孩,

 

在盛夏窩在橋下依偎著,而兩人中間隔著逐漸發臭的某種東西……

 

「我好冷......

 

另個髮色稍淺的男孩,將他的鼻尖靠著另個黑髮的男孩說著。

 

然後,黑髮男孩將乾澀的唇放在淺色男孩的額頭上,

 

舔著淺色男孩微帶著鹹味的汗液、吸吮著

 

直到淺色男孩推開了黑髮男孩,然而牽連著唾腺的絲還垂放在黑髮男孩的嘴邊,

 

淺髮男孩抿著嘴不說話,淚水不斷滴落下來

並滴在兩人之間逐漸發臭的某種東西上面。

 

然而關於在蟲鳴包圍的盛夏的記憶,

還沒開始卻即將結束。





【原創短篇】盛夏的記憶。

 



「我、我超喜歡你的!」

 

黑髮男孩向馬路另頭的淺髮男孩說著,

盛夏的街頭,因為早旱而蒸發的水蒸氣、在馬路上形成蒸熱的白色霧氣,

而剩下有的蟲鳴、以及攀爬在地上的綠色藤類植物,

也抖擻的垂著花苞,等待滋潤的雨水降下後、綻開紫色的花瓣

 

然而,淺髮男孩開始表情有點訝異,後而開始甜甜的展開了笑容,

用嘴型向對面的男孩說--------

 

(你是笨蛋阿。)

 

便背起畫有落伍的機器人卡通圖案、剝落又舊的書包轉身便離去。

 

剩下的僅剩,

黑髮男孩還未被回應的那雙,在空中揮舞說再見的小手…..

「你的鼻血怎麼會是深藍色的呀?」

 

這句突兀的話,是在黑髮男孩在他最不想上的繪畫課偷溜出去以後--------

他看到隔壁班的教室,有個如同童話故事公主一般、擁有淺髮色的漂亮男孩。

 

他將他好奇的臉,湊近了這個淺髮色的漂亮男孩臉上,

他聞到淺髮男孩帶有肥皂香的瀏海,

淺髮男孩的沾有水滴的睫毛長長的,

男孩的唇有點白卻帶了一點紅潤感,

而縮在懷裡的四肢細細長長很纖細。

 

淺髮男孩抬頭看,這時他才發現那秀氣的臉上、小巧的鼻子下面,

有兩條很突兀的藍色線條,

此時他毫無害人意味的小腦袋,直覺就說出了難堪的話的結果----------

便是被淺髮男孩的軟軟拳頭,給揍倒在地。

 

黑髮男孩摸摸自己的臉頰,看著虛弱的身軀離開了走道上,

胸口不知道哪個地方受傷而隱隱作痛,但是臉上的痛卻酥麻的讓他毫無知覺。

 

怎麼會這麼痛呢----------

黑髮男孩緊糾著心窩,一直想著這件事情。

 

 



......欸,要不要一起洗澡呀?」

 

對於上完游泳課、大排長龍等著要洗澡的孩子們,

能夠快速的解決洗澡的問題,大多是1-2人一起使用淋水設備。

 

而此時看到那個沒有在隊伍、卻孤伶伶蹲在角落等著換洗的淺髮男孩,

黑髮男孩不知哪裡來的勇氣,他伸出手、說了像是很奇怪卻又很需求的邀約….

 

原以為會再次受到一拳對待,沒想到….

對方卻羞赧的低著頭,將手伸了過去、讓黑髮男孩將他拉起,

 

於是他們就這樣進入隊伍

然後開了淋浴間的門、黑髮男孩轉開了淋浴間的水龍頭、將沐浴精塗在淺髮男孩的胸前,由黑髮男孩幫他搓洗,

而前胸經過搓揉而產生了一堆白色泡沫,看似向棉花糖般的蓬鬆,

 

低著頭,黑髮男孩低著頭仔細的清洗淺髮男孩,

他小心翼翼觸摸著淺髮男孩胸部柔軟而帶著曬過而微紅的肌膚,

當他不小心觸碰淺髮男孩胸前的乳首,

而淺髮男孩則下意識的縮了一下脖子的動作,大概是會發癢吧?

 

這動作使得黑髮男孩有些驚慌下的鬆開了手,臉紅的不敢在動作

而在那稍微靜止的短暫時間,
淺髮男孩從那為泛白的小小嘴唇、流露出了小小聲的話

 

(謝謝你….)

 

然而黑髮男孩並沒有回應他,他感覺到自己下半身有股他從未有的燥熱感

即使這樣,他只好像是裝做沒事發生般,

 

熱燙的耳根子讓黑髮男孩扭捏了起來,

即使這樣他還是擠了一堆洗髮精,開始搓揉了淺髮男孩柔軟、微捲的頭髮。

 

這是他們倆第一次成為好朋友的關鍵。

 

而當他打算搓洗前髮男孩的被面時
不同於曬傷的紅色痕跡,一條一條宛如紅色小蛇般攀附在前髮男孩的背上,

連肩膀、臀也有清晰可見的黑色斑點

 

這也是黑髮男孩第一次,知道什麼叫做傷疤。

 

 

 

 

「羊羹以前真的 是用羊的腸子做成的喲!」

 

吃著紅豆羊羹的黑髮男孩這樣說,淺髮男孩則搖搖頭表示不相信,

即使這樣黑髮男孩一邊咀嚼著紅豆羊羹、一邊口齒不清的解釋這荒唐的由來

 

但是淺髮男孩還是搖搖頭低聲的說
:你這個騙子。

 

如此一來,誰也不讓誰、但只有一方說話的吵架,

不到幾分鐘的時間便又歸於平靜

但即使這樣,黑髮男孩賭氣的說出:我們不要當朋友了!

 

而此時淺髮男孩眼睛錯愕的看著黑髮男孩,

前髮男孩的臉上帶著遮蓋瘀青的紗布,眼神些呆滯的看著黑髮男孩,

 

他接著緊拉著黑髮男孩都袖子,

低著頭、微微顫抖的抿著唇,想要得到黑髮男孩原諒。

即使這樣,也減低不了怒氣在頭的黑髮男孩,

黑髮男孩嘖了嘴、然後重重的揮開了淺髮男孩的手。

 

然後大喊著:我們就這樣絕交吧!

頭也不回的便穿過馬路背對著淺髮男孩離去

--------只因為他想要逃避自己所照成的傷害、何自己那微不足道的自尊心。

 

獨留著淺髮男孩不斷嗚咽的哭泣聲、被大馬路上來往的車子給掩蓋

 

 

即使這樣

等到黑髮男孩被滿溢出來的愧疚之心、壓的完全喘不過氣來,

 

思念以及悔恨的交雜

讓他在書包放下的那刻,緊接著黃昏的傍晚晚間,

 

他提起他總是跑贏隔壁班粗壯男孩、善於奔跑的雙腿,

不斷在各個地方尋找淺髮男孩的下落

 

路肩、學校的教室、漆黑的防火巷、甚至大排水溝的底下--------

他嘗試個種可能性,尋找淺髮男孩的下落

 

直到在一個學校附近、看似無人滿是鋼筋的工地,

發現了淺髮男孩的下落,他試著喊著他的名子、卻完全不作聲,

然而當黑髮男孩向前搭了他的肩、他才彷彿從過度驚愕之中醒來-----------

他那比平常還要泛白的嘴唇,眼框掛著淚水對他說

:該怎麼、怎麼

 

此時,濃厚的血腥味從鼻子竄進、一下子便佈滿了整個鼻腔….

這時黑髮男孩才發現

 

有個看似才稍稍比自己大一點的男孩子,半身被壓在倒塌的鋼筋下面,

獨留上半身,在血泊之中倒臥

 

而右手,緊抓著淺髮男孩,制服的衣角。

然而散落一地的粉白色腸子,

讓他想起那個下午才剛吃過、甜而膩的紅豆羊羹

 

即使,紅豆羊羹不是用羊的腸子做的,這類的實話確在也說不出口。

 

 

 

 

在一個炎熱到讓人出汗也可以沾濕無袖內衣,

 

為了將噴灑在衣服上,滿是血液的東西洗淨,

兩人來到了常常玩水的排水河道的橋下,
脫掉制服、將兩人沾有血液的衣物洗淨。、

 

也為了隱藏屍體,
而協力將死掉的某個比自己稍微大的孩子夾在兩人之間帶離現場。

 

男孩與另一個男孩,

就這樣在盛夏窩在橋下依偎著,而兩人中間隔著逐漸發臭的半具屍體……

 

黑髮男孩問說:那個東西是你的哥哥嗎?

淺髮男孩點頭。

 

黑髮男孩又問:那他是不是常欺負你呢?

淺髮男孩先是遲疑、接著搖晃的點頭,而習慣抿著嘴的嘴角已經咬的滲出血液。

 

而對話就只有如此。

 

 

而黑髮男孩什麼也沒多說,

它站起拍了拍自己沾有灰塵的制服短褲,

用力拖扯了半具屍體、然後用那可能已經因為過度恐懼而不再麻痺的腿,

 

一腳將屍體便踢下了河道,濺起了些許水花以後,

屍體就這樣載浮載沉的順著河道飄向了不知道哪的盡頭-------------

 

即使這樣,兩人還是沒有任何對話。

 

黃昏已經過去了,迎接著是已經逐漸轉為黑幕的晚上
河道原本映照著的紅黃色彩霞,轉而變成滿天的星與月,

 

然而,黑髮男孩什麼也沒說,

緊依偎在淺髮男孩身邊,

沉默包圍著兩個人,即使兩人身上滿是血腥以及汗水的味道……

 

即使這樣,兩人還是沒有任何對話。

唯獨包圍在兩人身上,

 

那股盛夏遺留下的微微溫暖,

那股剩下的兩人分不清愛情與友情的青澀。

 

緊接著橋上響起了警笛之聲,

遮過了盛夏的蟲鳴聲-----------------------------------------

 

 




THE END緊依偎在什麼也霞對話。屍體就這樣載伏在後,腿,著,而兩人中間隔著逐漸發臭的某種東西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