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奶精

關於部落格
活下去是種悲哀活著本身卻不是。
  • 5680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接龍短篇】世界和平



 


【接龍短篇】世界和平

 



當我忍不住想拉起喉嚨,隨著腦中的節拍打起了不可思議的律動時,

腦海便呈現一片安靜,彷彿自己融進了世界的彼岸……

溫暖的液體包融著我,而另個如同微風吹過的觸感撫弄著我疲憊的身軀,

手腳緊接著被各四各樣的羽毛給包覆、而帶領我進入了雲端的最上頭,

 

如此一來,這世界像是赤裸裸、對人毫無傷害的重生,

在我想要感受緩和的曙光射入我的眼簾時…….

 

便會有人出聲阻止我------------------

 

「噓,別發出聲音。」

那個人我重未見過,就跟之前的人一樣,將食指放在嘴唇上、阻止我那喉嚨發出任何聲音。

 

謝謝你。」

「不客氣。」那人露出微笑便又轉身而去。

 

這是個沒有音符甚至任何旋律的世界。

擁有音樂將會重判死刑。

 

但死刑至今沒有行使,甚至沒有任何犯罪,

這個世界就像是純白沒有沾染上任何顏色的白色可以形容。

 

彷彿是帶來橄欖枝的聖鴿上的白色羽毛….

這是個潔白、沾染不上任何灰塵,相當和平的世界。

 

 

這世界擁有文字,擁有智慧,擁有科技,但就是沒有任何脫離白色的顏色,

每個人身穿的白色的服裝、臉上也掛著漂亮的笑臉,

每個人只要面對另一個人,都會彎起腰來跟另一個人點頭招呼。

 

純白的大樓建築,依靠著潔白的道路,

連河流也像是牛奶一樣,可以看到潔白膚色的孩子們、在河中嬉戲撈起純白的液體啜飲起來。

 

「特賣的頻果~各種美味香甜的水果~歡迎來購買」

招攬生意的商人,在白色的棚架下販賣白色的蘋果,而恰巧路過的婦人掏出白色的硬幣,將白色透亮的蘋果放在白色的紙袋裡。

 

純白的花朵,在白色的澆水器以及白色的圍籬內,滴露著早晨的露水,

而白色的草地上有騎腳踏車送著牛奶的少年,將透白的奶瓶放在白色的木箱裡。

 

「嘿!你忘了東西了!」急忙上前搭理人、身穿白色衣物的刑警,拾起了白色的禮帽、還給了搭車上班的白色西裝上班族。

 

「喔~真是不好意思,辛苦了。」身穿白色的西裝的上班族,慌張的回以感謝的辭彙,雙手握緊了白色衣著的刑警,綻開了微笑。

 

一切如同童話世界一般,白色的市政廳,被各總類的白色建築跟事物以及人物所包圍,而人人臉上都掛著露出潔白牙齒的純白笑容

 

這是個沒有音樂,也沒有顏色的世界---------------

 

「可是我想唱歌阿」我低頭抱怨著,我看著我的白色球鞋踢著小石子行走著。

「這是不被允許的呦~」路過推著白色嬰兒車的白髮老婦人,跟我說道。

 

而我吐著政府極力宣傳之下染成白色舌苔的舌頭,向婦人道謝。

看著漸遠的婦人,腦中那股想要唱歌的慾望還是無法停止。

 

阿阿阿~好想唱歌阿,我腦袋這樣想著,但畢竟是不行的。

 

 

[這世界唯一的一條法律 就是禁止歌唱]

[擁有音樂將會重判死刑]

 

所以這個世界沒有任何的規定,但是所有人都照著像是腦裡已經計算過的東西、不斷的做著自己的事情,也不需要任何人規定,大家也知道如何做這些事情。

 

彷彿這世界被規劃在一種過度狹隘的思考觀,

沒有任何一個人跨足到另個世界去。

 

應該說,誰也不敢想像,跨足了這條界線,世界會變成怎麼回事?

連我,也這樣想著。

 

「我受不了了!這世界實在是太無趣了!」

突然,有個身穿著白色廚師的人,突然捧著頭大喊。

「我不想在這樣下去了,給我點東西、給我點除了做菜跟白色制服以外的東西啊!」廚師拿著白色的刀具,在滿是人的街道上狂亂的揮舞著。

 

「怎麼辦?」「好可怕怎麼會這樣呢?」「警察呢?」「正在處裡呢。」「雖然說沒有犯罪,不過算是脫離程序吧?」「如果這樣的話」「會被捉去哪呢?

 

雖然人們嘴上一直談論著,確沒有任何人有移動、或是看熱鬧的包圍著,

大家只是稍微把視線放在看似廚師的人身上,繼續做他們該做的事情。

 

修剪樹木的依然修剪樹木,而修理電線杆的依然修理著電線杆,

連一旁灑尿的小狗也不曾移動它的步伐….將白色的尿液噴灑在紅色的消防栓上。

 

「捉去哪呢?」我心中也同樣的跟其他人的想法一樣,但卻沒有個頭緒。

 

然而在一陣慌亂得砍殺後,男子虛脫、然後面容大汗喘吁吁的絲毫一動也不動的攤坐在地上,連手上的菜刀也丟在地上任憑不管。

 

接著便有兩三個人上前去扶持他,

並且對他說「你還好嗎?」「要不要去醫院?」「要是有任何需要商談的事情就找市政人員吧?」「他們會幫助你脫離苦境」「市政人員會幫忙你的」

 

「嗚嗚對不起、對不起、真的非常對不起……」男子如同男孩班放聲大哭,接著被兩人扶持住以後,路人幫他叫了台白色的計程車後,便離去了。

 

話說,這件事情並非是稀有的事情,

基本上只要常路過市府正廳前,幾乎每天就會發生一兩件事情,

 

但總是在不知不覺之間,便又像是沒事一般,

大家又在規劃好的行程一般,開始勞勞碌碌的忙著。

 

過了幾天,發狂的男子回來了,

他臉上露出和藹的笑容,在街角搖著白色的鈴鐺、廚師衣服身上掛著立排上寫著

胖子的牛角麵包,十個只要白色硬幣一枚

 

然後給了路過的我,一個麵包並且小聲的跟我說:「要是有心事,就去找市政人員吧。」並搖手招呼我離去。

 

即使這樣,我還是沒有放棄想要唱歌的欲望。

 

因為,我一直在想著

在這個世界,一直沒有唱歌一直都如此的和平

 

那麼,要是

在這個一直沒有唱歌的世界,突然有一天歌唱會是怎樣的光景呢?

 

抱著這樣的想法,

我在我的陽台上,敞開了喉嚨、唱出了我第一句的歌曲

 

隨著腦中的節拍打起了不可思議的律動時,

腦海便呈現一片安靜,彷彿自己融進了世界的彼岸…”

 

便有人出聲阻止我------------------

 

「嘿!小子!你在幹什麼!」突然一個有著鬍子的大人怒氣沖沖的攀爬著牆壁往我二樓的陽台上,我嚇的連忙收起了聲音。

 

「小子!要是你在這樣下去會被判……..?

一個不小心,鬍子男抓漏了牆壁的白色植物,的一聲掉落到地上……..

 

便不再生氣,只是靜靜的躺在哪裡。

 

雖然是大半夜,但也引起了附近的鄰居紛紛開起燈,然而吱吱喳喳的討論升彼此彼落的響起「怎拉?」「好像有個男人摔傷了」「他會死嗎?」「我不清楚呢」「據說是聽到有人唱歌才」「誰誰?是誰?」「真是太可怕了」「我記得聲音是在-----

 

還沒聽完我趕緊拉上了窗簾,一個人縮在牆角邊,動也不敢動的發抖。

 

而不久以後,像是市政廳的一群人員、穿著一襲白色的防毒套裝,將那個靜靜躺在那邊的鬍子男搬上了車子上,便就離去了。

 

隔天,大家又宛如沒有這件事情一樣,在大街上繼續照著腦海中的規劃繼續實行著,而我也只好背起書包繼續上學去,

 

彷彿昨晚所發生的事情就像沒事一般,大家還是繼續做著他的事情而努力著。

 

 

即使這樣,我還是沒有放棄想要唱歌的欲望。

無趣且悶熱的課程還在進行著,我望著窗外不斷飛翔的鳥兒,忍不住拉開我的喉嚨:

當我忍不住想拉起喉嚨,隨著腦中的節拍打起了不可思議的律動時,

腦海便呈現一片安靜,彷彿自己融進了世界的彼岸…”

溫暖的液體包融著我,而另個如同微風吹過的觸感撫弄著我疲憊的身軀,

手腳緊接著被各似各樣的羽毛給包覆、而帶領我進入了雲端的最上頭…”

 

便會有人出聲阻止我------------------?

 

然而,教室此時呈現一片死寂時,我才發現、自己已經被重重的視線給捕抓、包圍著。

 

剛剛有人唱歌是吧?」「我不清楚呢」「應該是歌聲吧?」「真是太奇怪了」「怎麼會有人不怕死....」「趕快報警吧!」「誰來幫忙阿」「這太莫名奇妙了!」

靠窗得我嚇的又收起歌聲,然而似乎已經阻止不了討論的人群,而幾使這樣、白板上的字跡還是不停的寫著,而彼此彼落的討論聲還是有著抄寫筆記的沙沙

 

而不久以後,像是市政廳一群人員、穿著一襲白色的防毒套裝,將教室裡的大家包括老師一個一個送上了白色的車子裡,卻獨留著我在教室裡發楞。

 

隔天,我背起了書包去了學校,在大街上繼續照著腦海中的規劃繼續實行著,惟獨教室裡,只剩下我一個人呆呆的看著全白的白板不作聲。

 

 

 

 

 

事情自從我唱歌以後漸漸的變的更為詭異……

不斷有人失蹤,而不斷有人從我身邊消失,有更多的人事物在我唱歌以後被打理成一片白色的土地……….

 

等我突然有了知覺以後,連我的家四週將近萬哩的周圍土地,

都變成純白的一片白---------------------------

 

彷彿全世界已經離我遠去,

我的家人、我的親戚、我的朋友、甚至我養的小狗……

連身上的衣著也已經連一件也不剩下。

 

即使這樣,我還是沒有放棄想要唱歌的欲望。

 

 

我所擁有的,只剩下不斷想要發出聲音的欲望,

我還擁有的,只剩下不斷想要努力唱歌的理想。

 

當我忍不住想拉起喉嚨,隨著腦中的節拍打起了不可思議的律動時

週遭突然有一股前所未有的震動,從地底發起、而地震不斷的加強使得塵土飛揚

 

腦海便呈現一片安靜,彷彿自己融進了世界的彼岸…”

在狂暴的地震後,突然間從視線正中央出現了一於沒有彼岸裂縫……

 

溫暖的液體包融著我,而另個如同微風吹過的觸感撫弄著我疲憊的身軀

從裂縫中冒出的是紅色的熔漿,將四週所有的土地所包圍著,而融漿上的熱氣不斷拍打的著擁有形體的物體。

 

手腳緊接著被各四各樣的羽毛給包覆、而帶領我進入了雲端的最上頭

此時,有著各式各樣羽毛、外貌卻醜陋如同蠕動如同蛇或是蛆體的異形人,數量如同蝗蟲過近、從空降落空並把我給帶離了地面上到了雲端。

 

 

 

 

 

 

 

「是預知曲果然發生了啊!」一個從畫面、監視看著一切發生的白衣男子說的。

「雖然根據以前到現在所預言,的確都發生了」另個則是短暫發言。

 

「雖然我們極盡所能的阻礙事件發生甚至還不惜將全體人類的腦袋做了改良」

「還制定的可笑的法律,來禁止預知曲的發生。」

只為了不斷延續在這個世界,一天接著一天沒有唱歌的日子.....

 

「將所有的東西都變成白色以防止人們因色彩激發創作慾望。」

「也嘗試推廣了改變舌頭的整形手術。」

 

「甚至還一天消滅了一整個地區….

「但還好科技趕得及收拾所有的窘境,一些重要的人事物已經安排到宇宙艦上了。」

 

「真是可怕只用一人就可以」男子哀傷的說著。

「這不就是以經既定會發生的事情嗎。」另一個則平淡的說。

 

「還好沒有人受到任何傷亡。」首先發言男子補上。

「除了無法預知自己的另個人外。」面帶著微笑的做了結論。

 

 

如此一來,這世界像是赤裸裸、對人毫無傷害的重生,

世界經過一場混亂的翻土、以及狂亂的整頓以後,又變成一片死寂….

而世界被黑雲籠罩之下,從黑雲中滴落了大量的雨水好幾個月以後….

 

在我想要感受緩和的曙光射入我的眼簾時…….”

雨中於停止,陽光從厚雲中射入第一道光芒在土地上-------------------

 

“世界和平。

 

 

THE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