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奶精

關於部落格
活下去是種悲哀活著本身卻不是。
  • 5680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原創文】食味錯覺





【原創短篇】食味錯覺






(這東西可以吃的,這東西是不可以吃的)

眼前的女子想不起他的面,
而面對她的我正看著她從家庭自助餐廳裡,挑出各式各樣從盤子呈來的食物,一一教導我。

(你知道麻?這些東西唯有在想吃的時候才是食物)
(而為了吃而分泌,而人就是因為這樣而存在的)

女人模糊的臉孔愉快笑著說,似乎正因為某種被扭曲的邏輯因為被傾聽而開心的笑著。

可是這樣的笑容並不存在很久,
在這個回憶還還不及被俗稱"遺忘"的詞彙包裝,下一秒變換作成將近一千多塊碎末,被製作成速食泡麵裡的肉末調味包。

「對您的遺憾真的萬分感到抱歉。」

「本公司絕非有意造成這麼大的傷害。」

「面對死親的家屬我們將會賠賞金額,並且加強製造過程的管理。」

隔天,在肉末事件曝光後,還不及回收的出場泡麵,
被搶購一空、甚至化成傳說中的美品,成為另一種營利上的收穫,

就某些人來說。
就對某些人來說。

"肉末事件"已經發生超過三個月才曝光的廠商來說,
也算是不幸中的有幸。

成為這家食品加工業要破百的優良公司、在一夕之間變成
泡沫消失在市場上。


這幾乎只是事情的開端,
開端的意思就是說接二連三的開始罷了。

事件在以為稍稍落幕的一年後,緊連著第下半年,
一個即將被送出電宰的某家豬肉廠商,上面掛著去除內臟、毛髮、完完整整的"肉品",就電宰業者當時的負責人表示:這樣的事件是不可能會發生的!這是單純的謀殺或是自殺事件!

緊接著報料的內部管理員有指出:常常收到消費者購買的肉品有不明的人體組織。

如此一般,原本早已淡化掉的沸沸騰騰的肉末事件,又引爆一場華麗的語言爭奪戰。

【電視正撥著語論節目】

"請解釋目前肉品管制的機制好嗎?"
"救我所認為,這事件幾乎可以說是另種謀殺"

"如何指出?"
"人食動物,而人為動物,而人為了食物分類可吃不可吃..."
"想請問,前位發言者說的是什麼屁話?你會想吃同類嗎?"
"就目前為止你可以肯定你絕對沒機會吃到肉嗎?"
"你想表達的是什麼?"

這種恐懼似乎隨著時間慢慢的增加,
而增加的原因則是因為持續發生的"肉末事件"

[驚爆!火鍋店使用的肉片居然是失蹤的員工]
[驚愕連連,你確定你食用的奶油是純奶油嗎?]
[再次道歉:oo食品微波香腸出包,再發現人指肉腸!]

事件,第一事件,第二事件,第三事件,以及第四事件,

像是雨後聚集出來的成群蟲類,
在每個可能發展"肉品"企業,相聚因為事件而倒閉,而養殖類的農夫也因為食品業的不收購下相聚在一起改行、或是在畜性的籠欄內上吊自殺。

彷彿這整個肉品食類,已經沒有存在的價值以及意義,
這種肉品=人肉的印象持續半年以後,

肉品的販賣市場,近乎完全消失,甚至可以說是如同被蒸發的水蒸氣般---------迅速的不見。

但是不減低的,卻是人們食肉的欲望.........
痛苦並未淡去,而逐漸更是擴大的是........


【電視正撥著語論節目】

"基本上,目前我們已經統計,國民有9成已經超過半年沒有買含有肉、動物性油脂、以及各項動物性產品"
"是的,無論是維他命到了口香糖、炒菜豬油到了鞋油,基乎不能完全確定肉末事件並無牽扯進去"
"民眾開始恐慌了,可不是嗎?畢竟這麼多年、應該是說打從人開始就沒有想過會有這種事情發生"
"你說的沒錯,是因為在食物鍊頂端高高在上太久的緣故嗎?"
"沒想到你還這麼冷血,難不成最近你還敢用人脂做的肥皂洗屁股嗎?"

這是一場食物引發的戰爭--------------------

一場,為了食物而分泌、為了分泌而食的殘酷戰爭,
事件發生的一整年,靜處再於其說恐慌、不如說開始減少的人群談起吧...

陸陸續續,人開始發現身邊的人開始少了,
這原本以為只是單純不合、或是因為吵架而離去,
最近開始發現原本再自己身邊的人莫名原因而離去,
完全沒有留下任何通知訊息,而週邊也毫無感覺的持續的存活下去...

食用沒有動物性相關製作的食物,
使用沒有動物性相關製作的物品,
消耗沒有動物性相關製作的能源。

然而,卻依然抵擋不暸逐漸消失的人口問題,
可是,卻沒有任何一個人願意出來證實事實,
似乎,有更多恐懼以及哀傷在每個人的心中,

想藉問:人真的有辦法拋棄肉製品而存活嗎?

【電視正撥著語論節目】

"是的,在上年我曾經跟A者所談論的話題,至今依然無解"
"沒錯,不過A似乎已經確定失蹤了吧?"
"失蹤的日期我並未清楚,不過很肯定的跟目前發生的大部分狀況都是一樣的"
"如此說,肯定失蹤的人跟肉末事件可以牽扯嗎?"
"我說,人可以拋棄肉製用品存活嗎?"
"哀?"
"要是我的話,我沒辦法呢..."
"說的也是阿,連我也沒辦法呢。"


(當你在分泌的時候,你會想吃東西嗎?)

在記憶中模糊身影的女性這樣跟我說著,

其實我也相當清楚

(因為這些東西唯有在想吃的時候才是食物)
(而為了吃而分泌,而人就是因為這樣而存在的)

然而,我必須承認的,
在這些東西被製造出來前,你知道它或許在很久以前就這樣做了。

只是,當要承認時是相當困難的。
或許,想要拋棄以前到現在的習慣是相當困難的。

是因為食而活?為了分泌而活?為了存活而分泌並且進食?

止不住的欲望,我將同窗的並且一起上過節目的B的頭在地下室停車場旁頭打破,流出的鮮血散發濃後血肉模糊的味道。

當我聞到這股香味時,
乾涸的喉嚨、以及舌間已經沾滿濃稠的液體,
原以為是唾液腺的正常分泌、並且用手背擦拭掉流出的液體-----

不是正是沾滿濃稠如同果凍狀的紫色濃漿?
那只是認知上的欺騙,憂鬱與血液混合錯覺。

早已分辨不出什麼跟什麼,
灰暗有著閃爍不停的黃色燈炮,開始慢慢從後頭聚集了飢餓的零星路人。

有人拿出刀子開始肢解屍體,而有些人則趴在地上開始舔食流出的血液,彷彿最原始貪婪、便是以食為首。

"阿阿,真想不到阿..."

阿,什麼的,似乎可以聯想到什麼似的,我把A的肉品分給鄰居、而鄰居也只是收著什麼也沒說,或許是因為家裡的"肉"已經吃完了吧?

(這東西可以吃的,這東西是不可以吃的)
(你知道麻?這些東西唯有在想吃的時候才是食物)
(而為了吃而分泌,而人就是因為這樣而存在的)

每當這樣想起,那如同眾多並且毫無止盡的貪婪念頭,
從胃部的底端直衝到了腦門,

---------【食味錯覺】

一種認知上的錯覺,
一種分泌過的食慾,
一種單純食的分泌。

如今,單純的食與分泌,這樣的分別,
僅是如此而已。


---------------------------------------------------

因為上班而開始節食,
然而不是自願的節食開始消耗的是腦袋中的創作慾。

相當討厭上班忙到無法吃熱飯的日子,
相當討厭已經死亡的創作慾跟好點子,

本次以慣用的發洩用文風去撰寫,
點子跟架構完全是一邊打一邊掰出來的,希望不要介意。

比起食慾,我比較想要充足的睡眠,
大家好,我是D,好久不見。

然後再見。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