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奶精

關於部落格
活下去是種悲哀活著本身卻不是。
  • 5680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原創文】歡樂學園自殺劇 (短篇實驗)


'如果上帝用塵土與自己的呼吸造了亞當、用亞當的肋骨所製作的女人"
"那如此,有沒有可能從女人還原成亞當、亞當又成了上帝------"
"對於這時的我們別無所擇"

"因為還神計畫已經開始"









這是一個選定特定人群入學而聚集的學校,
而在那裡正在準備開學點禮...裡面沒有任何師長,
僅有一位銀白髮、身穿黑色高級學員服,幾乎可以說是"新生代表"的人正在說著致詞,

而說著新生入學般的論言,而座在體育場的全校500名以上的學生,
男男女女、卻沒有半點聲音,靜靜的聽著代表說話。

「而我們只能再殺虐、自殺、他殺、意外殺」
「死亡、復活、並且再度死亡之中」
「找到成為上帝的關鍵。」

「我們是上帝的遺族,請學員们千萬不要忘記。」
「因為死亡對我們來說」

(沒有意義)





「我們對於生存也」

(毫無意義)





「而我們追求的只是在這不斷的循環中找出成為"上帝"的可能信」

(幾乎等於零)





「那麼...」
「同學们,請翻開你們新生入學手冊下面的附錄1、或2」

沉默的學生間有著幾乎同步調的翻書聲...
而附錄一:一把已經磨到可以用刀側照亮人的短刀。
附錄二:則是會令人立即死亡的用的氰氧化物瓶裝物。

「無論什麼樣的選擇,並不能改變我們的存在或是意義。」
「然而...」

稍為興奮、而顫抖的聲音,從四面八方的音箱傳出.....

「讓我為不斷死亡、卻又不斷出生的自己乾杯吧。」
「為又要死掉、又要復活、只為了還原上帝的造神計畫------」

樓下不管男男女女,有著拿刀、有的將毒瓶裝物靠近自己的唇邊。

「熱烈的乾杯吧--------------」

接著,前排左邊第五個男生,將刀子刺進自己的肺發出悶痛的聲音。
男生右手邊女生則將刀子放在腹部,從左至右切開、並且瞬間掉出了很多熱騰騰的內臟。

第二排第三格女生開始砍殺她周邊的所有人,並且大聲囔囔的將瓶裝的毒藥喝進嘴裡;此時後面那個男子卻冷靜的劃開他的脖子,使得大量的血液噴灑的甚至高達三尺。

被砍斷雙足、並且在倚下默默攀爬的女子A,則是緊抓著剛才劃開女子脖子的兇手腳,狠狠的桶下一刀、在上面灑上毒藥。

像是接龍一般、後面的男人又趕緊把前面女人的頭用雙足使盡的踏下踏上、讓腦袋碎裂的女學生噴出粉紅色的液體。

不斷殘殺的畫面,如同下過血雨、卻又不斷覆蓋在血雨之上的情形,
而在在體育館司令台的白髮男子,只是面露微笑的看著樓下彷彿人間煉獄的情形相當不以為意...

而在這樣混亂、血液整個染紅了茶色木製地板的體育場...
最後只剩下一個全身到腳像是被血浸濕、手上握著刀子、且不斷顫抖,
的高一新生-----------

「呦,今年只有一個嗎?好可惜...」
白髮男子笑著,卻沒有辦法看到他藏在前額髮下的眼神。

「原本我以為一個也不會剩下。」


「不、不、不是這樣的...這是不可能、不可能、說什麼也不可能、...」
留在血海、到處都是內臟、刀子以及毒藥的體育館中央,少年顯的相當不安也幾乎快要崩潰的表情。

「有什麼不好嗎?就當做夢吧。」
「不是的!我們明明可以復活才這樣不斷廝殺的!所以不是這樣的!」

「復活?」
像是聽到好笑笑話般,白髮男子開始發出"格格"的聲音不斷大笑著。

「因為"全部都會被取代",所以算是復活的一種嗎?」
「這、這話是....」

白髮男子走下皆低,然後緩步、踏著血液並且採濫了腳下的內臟,
不一會就走到那男學生的旁邊並且在他耳邊說:

「碼...雖然有些不同,不過差不多了。」


「反正,明天一早,大家也會跟你一樣坐在教室裡開開心心的上學喔...。」
「阿?」

「雖然...」
「我並不知道死掉的東西,會不會都湊再同一個地方啦..........」
白髮男子如同要讓少年聽懂,而緩慢著說。

「因為只有在不斷替換之間,才能找出最還原出"神"面貌阿。」
微笑,有更多的微笑,但是白髮男子眼神裡卻有很深很深甚至摸不著底的黯沉。

「哪,在幾乎等於零的狀況下,要怎樣才能還原上帝呢?」
「耶?」

男學生從下腹部趕到一陣痛,而他的刀子在不自覺中居然往他的肝臟位置直直的插了下去,
接著向是壞掉的機械,男學生先生前請、跪著然後往旁邊發出"咚!"得悶聲就死亡。



「那當然要全部都死過一遍才知道搂,像是復活這件事情。」

「因為要從"肯定"自己會復活、並且從生死中脫離的人,才能還原上帝阿。」







"真是愚蠢,居然想要還原上帝,那得要多藉幾個身體才來說這種大聲話吧。"














然而,就如同男子所說的,"大家也會跟你一樣坐在教室裡開開心心的上學喔"
如同剛剛已經痛苦死掉的男學生,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在學校某個教室裡面的靠窗位置醒來。

但是幾乎用力過猛突然站起的他,發出巨大的"吭噹"聲,讓座在他周圍得學生,嚇一跳,
而頓時間幾乎完全不能理解的看著用白粉筆寫著導師名子的黑板發呆。

「那個...同學,要是沒有什麼想說的話,就請先坐下吧。」
稍為上了年紀、頭髮稀稀落落的老講師,瞇著眼睛看著他。

「ㄜ、恩...真不好意思」
意識到自己失禮,而紅著臉、並且抓了抓頭便做了下來。



「我說你,會不會太遲鈍了?」

腦海中熟悉的聲音從背面傳出,讓他的背瞬間冷的直立起來。
而抱持著恐懼、並且混著遲疑跟更多的理解不能,他轉頭過去看-----------------

「THE GAME NOT OVER.」

白髮,鬼魅的微笑、並且輕挑的語氣,毫無猶豫、便是在剛才幾乎接近夢境中的那個"人"。


此時他手上,卻拿著一把黑色手槍緊緊貼著自己的額頭,
然後開心的補上:


「But,you are over now.」




碰,碰,碰。








碰。














再次醒來的時候.........不知道會是怎樣的夢?現實?
像是不斷殺虐、自殺、他殺、意外殺中,又不斷復活的一個類似瘋狂卻停止不了的夢境。


只因為,這是個"還神計畫"中


「而我們追求的只是在這不斷的循環中找出成為"上帝"的可能信」

「無論什麼樣的選擇,並不能改變我們的存在或是意義。」


「在幾乎等於零的狀況下,要怎樣才能還原上帝呢?」





那你得先自己死一次看看吧。





【the end】


-------------------------------------

雖然一開始想的是被挑選能夠
"不斷死亡跟復活卻不知道自己極限的高中生"想還原神為重心,
不過到最後走偏了就算了...(去你的)

只想寫體育館的集體自殺、殺人的場景,
對於不斷自殺中復活的原因其實也沒特別想過,
感覺上死亡就像昏睡的夢、才有辦法在不斷自殺然後復活吧?

英文文法拼錯或有拼字錯誤的地方,就讓他過去好了,因為差不多就好
說英文感覺很帥~帥到掉渣~可是能力不足就這樣。
(※ 是刻意學好萊鎢B級片的台詞是自己的興趣。)

想表達醒來跟死掉一樣,死掉了卻跟醒來一樣,差不多是這種感覺?
打完了,好想死,所以我去睡了。

以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