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活下去是種悲哀活著本身卻不是。
  • 60866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殺手系列】窒息(上) 編輯 刪除

 

 

















【自創短篇】窒息。

















香煙,大麻,

為放入手槍的,金色子彈


還有一朵,令人顫憾的粉色小花...





「碰、碰碰!」




硝菸的味道-----蓋過衣料上香料的芬芳,
紅色濺泗四方,味道很像食後的腥臭生牛排。






W i ?對方已經死亡了嗎?

無生命體的命令,有生命的回應,只是沒有了知覺...





...對,沒反應,over。」


黑色的掛式麥克風,黑色裝扮的男人扯掉了耳機。





任務完成。





















「我跟你說喔,最近我到了夜市去買了很多哩哩拉拉的吊飾喔!」
「恩...

「我說,Wi...你還是從交往的那天起就沒說過好話了耶...
...恩」

「要是你在這樣沉默下去。」





「我可要吃了你喔。」






我笑了,即使隔著螢幕或是很長的網路彼端,
那個堅稱要吃掉我的 "DI "

自從我答應跟他在網路上實形假想性的戀愛...這個玲牙利齒的傢伙,

像是不懂分寸或是其他任性的小孩或是寵物,

"DI"

總是扮演的非常好的女性角色...像是女朋友一樣的東西,
即使從那天起,我的話從未超過2字以上。



「偎依,Wi...你知道嗎,你真的事非常令人討厭的辭窮人耶!」
「恩亨?

「你已為我不會質疑你的說話方式麻?你知道我為了這件事情可是生氣了非常非常久喔!」
「喔...

「難不成你那幾句白痴的狀聲辭就可以把我混過去了嘛!?」
「恩。」

Wi~你這個有喇叭卻沒有卵蛋的白痴!智障!神經病!!」
「哼~


飛快的文字在網路上不停的打出,
其實我非常想承認我的辭窮不是因為如此,是因為我雖有大學生的學歷卻是個電腦白痴,
打字之慢,讓我的長官也嚇傻了。

"
沒有人開機還會出問題...你確定你都用手槍子彈開機嗎?"

你知道的,電腦有時候連主機電源開關都長的不一樣,

不過幾乎都不會吃子彈這一套。


手槍就不一樣了,除了要隨時訓鍊準確度外,只需要按著手坂就可以使用。




Wi~你真的白痴耶,我猜你一定連打字都不會打!」
啊,被猜中了...不過其實還會一點點。


"DI "
是個神奇的傢伙,
為什麼會上聊天室跟那傢伙認識,也是因為工作,

我是一名被官內養大的狗,
官內不允許的東西,作狗的就必須幫主人處理麻煩事情,


「小朋友...今天開始,你就必須好好認識手槍先生喔!」
輕輕拍打我的頭,官內的人將手槍交到我手上,然後把我從孤兒院帶出來到了實戰訓練場。

這是我從那天起,我就背負著槍與我的聯繫,
拿著槍的我,就逮表示官內人狗。

"
我是一條官內養的狗,除了吃喝拉撒睡被管制住外,必須替主人任勞任願不得反抗。"
"
寧死也要護主,因為我是官內養的狗。
"

在類似部隊的實戰場,每個背著槍的孩子必須致死都背頌著。



如今,死去的孩子有多少已經不可考...只知全都被填補到了實戰場的牆壁下,
牆壁有多長、死去的孩子就有多少,

只有少數的人,不分男女,不分年齡,不分輕重,
只有極少數的人才能活到成人...甚至接受"大學",這[變成正常人]的任務結束。


這是生為狗最高的榮譽,也是殺人跟被殺的開端。





「偎一~Wi,你還在線上嗎?我睏了,我要下線了...
「恩。」

「那明天見囉!Wi。」

恩,掰掰啦。



正當我覺得今天應該不會在有任和事情打擾時,打算闔上的筆記型電腦,
網頁卻顯示了密傳的訊息。


[
您好,Wi會員,你有一封密傳的訊息!]


看來...沒那麼好放人阿。


聳了聳肩,我把我的筆記打開,收了那封密傳的信件...





(
您好,Wi

           
近日您還過的順利嗎?在今日的日子中,我現在人已經到達了哥倫比亞大學就讀,
 
那裡的天氣真的事非常的舒服,但怎樣都比不上台灣家鄉的溫暖;這次也又是自身的美
 
食介紹!你知道在大學裡的東西非常的難吃!不但番茄跟鹽分的調味分明不足、而且飯
 
還帶有粘稠的腥臭味,實在很令人難以下嚥,還比不上學校對街的海南小吃,即使不受
 
當地人喜歡,但是總比不營養的美式三餐好很多,多想台灣的美食,我就算在夢中夢道
 
自己在台式白菜燉鍋裡游泳也不是難理解的事情;因此這次也麻煩你聽我碎碎念了,我
 
在這裡非常的想念你跟老學校裡的朋友,希望有機會到高雄六和的夜市吃到死!

P.S
憑你吃遍天下無敵也未必贏的過張三啦!哈哈~  )


翹高了腳,我拿起慣用的自身專用的解碼記事簿,

每個被官內養的狗都有一套自己才能理解的解碼方式,而也只有官內傳達訊息的人才知道,

因此就算這封訊息不小心傳到了不相干的人手上,也只是一邊連水帳的訊息而已...
再說,如果是專業解碼人士拿到手,

也只成了一堆看似有問題卻是一堆三層四層接近亂七八糟的訊息,結果也只會試圖勞而功而已。

如果想更可怕一點...官內的狗收到了呢?
抱歉,沒有用,因為官內的狗也被灌輸自己的解碼方式,即使收到想絞盡腦汁解出也只會讓自己險的更無能,


拜託,我可是設了三層的反思考邏輯呢!一般的解碼怎麼可能有用?


筆記電腦放著輕鬆的爵士樂,筆記類似沒用的空白紙抄寫我的圖文穿插我解讀出來的大作:

明天早上10點,星光大樓A139樓電梯口,對方是秘書職位的吳人雄(36),照片如網址上。
武器照慣例放在附近的垃圾桶,偽裝潛進。


「不錯嘛!」我吹了一聲口哨。

這次的任務應該比上次暗殺上任副總理好解決多了。



我把我的筆記關上後放在桌前,拉了拉身子,便躺在床上思考該怎樣執行這場獵殺計畫...

反正,

狗只要聽命,我不用擔心其他事情。



還有...DI明天會有什麼好玩的表現?
真是令人期待。




翻了身,關上小燈,一切就沉入了黑夜當中........




 

 

 

 

 

 

 

 

 

 

 

 

 

 

 

 

 

 

 

「偎?林副總嗎,我是K氏企業的吳先生拉對了,關於上次的和購案件你有沒有其他解決辦法呢?

 

短小矮胖的男人進入電梯,拿著時尚昂貴的3G手機在電話理頻頻諂媚。

 

這裡是星光大樓,整棟雖沒雄偉高度,但在南台灣這多半樂鬧的商業社區裡,這棟高樓像是佇立於人蛇群雜裡巨大的怪物,並且有著龍頭老大般地位;而這棟大樓最大的特點就是兩個聳偉的建築並列而建成,而通往兩城樓間的步行間格從6樓起,遇到3倍數數樓層便有一個連接的窄小透明橋樑,也就是說,越靠近樓越讓人彷彿站在星光之中得名….

 

「是這樣阿?是、是、是~那真是麻煩了」矮胖男子開心的笑著,肥厚的臉頰貼緊了手機頻頻彎身,黑色套裝西裝為些浮腫的皺著。

 

「恩?你說官內的人已經不爽我很久要我注意一些?

「哎呀做這種長期勾當的事情怎不能注意呢?放心我平時有在防範拉

 

男子拉鬆因為緊繃著的領帶,油膩汗水從臉頰滾落。

 

「先不管這個,你想知道官內的秘密嗎?不過價錢不便宜喔~

矮胖的男子出了電梯,電梯旁邊只是標上寫著”6A13,男子行步著短小跨步,他沒帶什麼證件,似乎全身上下唯一重要財產便是手機,並不離身般緊黏在他臉頰上,而右手則一直插在口袋中沒拿出來。

 

「偎大慨就是這樣,如果有什麼詳細的採購方案,我們下次再到您的辦公室聊,你覺得怎樣?

 

當矮胖男子正聊的開心踏上6樓到B棟的橋樑,此時迎面來了個大樓承包的清潔工,身穿藍白條紋員工制服推著一車清潔用品,看到男子變壓低了帽簷,緩緩的與男子擦身而過

 

「抱歉,借過。」

 

窄小的走廊,僅可以與兩人並肩而過,並不容許清潔員工所屬的舊式推車與人並肩前進,車上橫擺的拖把,此時則扎實的檔住了男子去入。

 

 

 

「小哥,拜託你行行好!你這樣連我這樣的瘦子都過不了!」

男子如熨斗般的厚實下巴抖動著,肥肉上還有閃亮著油脂光輝。

 

「阿不好意思,麻煩先生你可以側著身著過去嗎?我的手推車因為故障無法往後退呢。」駛手推車的青年摸著後腦杓一付傷腦經樣。

 

「你八成是聾了沒聽見還是瞎了沒看見!你自己看看這樣能過嗎!?」

指著托把,男子激動著說著。

 

「痾可是我這邊沒辦法過去,麻煩先生你自己把托把擺正好嗎?

「他媽的真麻煩

男子將手機關了放在口袋,伸出雙手把托把擺正,因為身體臃腫非得把雙手舉高,以背貼緊玻璃圍幕的側身姿態才能勉強前進。

 

「真的謝謝你,謝謝。」青年彎身鞠躬,態度表現的禮貌。

「哼。」

 

肥胖的男子轉了身,便往6樓到B棟的方向前進而青年則推著手,以一般人也不會特別去注意的速度前進著;來到6A13區的電梯搭乘到了9樓當手推車推出了九樓門口後,青年將9樓門口垃圾桶放進了手推車內,青年的態度相當輕鬆。

 

他將帽子摘下放在車上推著車來到了9樓的走廊,選了個可以十分清楚看到6樓到B棟的橋樑間的行人,例如剛剛那個矮胖的男人,並把手推車停在旁邊,並推開緊急逃生的窗口。

 

青年此時不慌不忙的-------從剛剛9樓所拿到的垃圾桶中取出拆解的HK NSG-90半自動狙擊槍附帶著瞄準器,一邊哼歌邊組著槍枝,並且在組裝架設好後,他從口袋中取出了手機按下預設按鍵。

 

此時剛剛擦身而過的肥胖男人手機響了--------

「偎,怎樣?

 

「對不起,吳先生嗎?我是之前跟你約定在6B棟間的橋樑談事情的K式相關企業代表,麻煩你可以不用再移動了,這樣會造成我的困惱的。」青年夾著槍托,雙眼凝視著秒準器內大約800公尺以內的肥胖男子,而青年耳掛式無線對講器則配備著精細的變聲功能------------

 

「你講似乎正著我似的,實在不怎樣好笑。」男子冷笑的撇了嘴。

 

「那麻煩你斜對著9A棟的窗口看一下好嗎?

 

此時男子執著手機轉了身,他張口訝異發現9樓窗口架著一把長槍口的漆黑狙擊槍,而發現瞄準器面著陽光反射出耀眼的光芒時---------證明他已經閃躲不急了。

 

「吳先生,對不起交易取消。」

 

5.56mm穿刺用的特製子彈,從9樓窗口準確的穿過了圍幕玻璃打中了吳先生光亮油膩的前額腦袋,煞時間,腦袋宛如受到小型炸彈啪!的,後腦杓因為旋轉作用而被炸出一個洞---------粉紅色的腦漿泗液的噴向後面,如奶油狀的貼黏在後面的玻璃圍幕;而吳先生則因為反作用力,臃腫的身體朝著地心引力方向發出磅!的倒地聲血如同泉源般,從洞口泊泊流出成一片血攤,並且在一陣子劇烈抽續過後便邁入死亡。

 

 

 

W i ?對方已經死亡了嗎?」耳機傳出熟悉不過的長官的聲音。

...對,沒反應,over。」確定目標死亡後,Wi的眼睛離開了瞄準器。

 

任務結束。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