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奶精

關於部落格
活下去是種悲哀活著本身卻不是。
  • 55252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原創短篇】沙糖女孩



或許世界上每個人都是一種消耗品,
 

 

而我們不過是被人利用而不斷消耗、排泄、最終被丟棄--------
如此一來,這樣的想法或許就是比任何人來的偏 執,


 

不過這便是我的執著,對於消耗以及消耗他人的 這件事情說起...

 

 

直到那一天,
我偶然初遇了一個女孩為止。

 

 

 


 

 

【原創短篇】沙糖女孩

 

 

 

「這個給你。」

「哀?

 

看著眼前拿起一撮頭髮往我手上塞的女孩,他的制服裙底的內褲被我看光光...、而手上的咖啡也差點打翻。

 

「咖啡不加糖很難喝不是嗎?」女孩看似高中生、綁上雙馬尾的打扮,而某部份的髮尾缺了一角。

 

而我也反應式的看見自己的咖啡-------的確是無糖狀況阿。

 

「不過這是...?

「就全世界資源不足的狀況下,而誕生出特定基因的品種你沒聽過嗎?

....比起聽過,我覺得妳的發言更是讓人覺得奇怪。」

 

我此時將咖啡拿起來往嘴裡倒了一口,又因為苦澀而吐了出來。

 

「別勉強了大叔!」只見她下一秒便將咖啡一搶而過、並將他的頭髮(部分)丟進了咖啡杯中、用食指使勁的攪拌---------

 

「什麼大叔..偎偎偎!這樣很不衛生啊....~~~!」

絲毫感受不到身為青年的哀號聲,高中女生只是使盡的攪拌著咖啡,然後不一會而便拿到我的面前說

 

「喝吧!」

...................哀。」難掩臉色難堪---即使或許因為自己已經呆在研究室數天毫無休息的關係,咖啡液體反照的羷色更是暗沉。

 

拿起了攪拌加味過的咖啡,悶著一口氣便喝下去

 

...?甜的?」我露出不敢置信的臉,接著望著女孩看去。

「我就說嘛!」

在我面前露出開朗的笑容、並且右手大大的比了V

------短少了一節手指

 

 

-----------------------------------------------

 

基因改造,

研究的結果照呈兩極化,

 

所謂的兩極化是因為過度的基因改造導致現實中的基本資源都短缺,相對的人口的密度卻逐漸升高...

人不斷吃掉資源的部份、但卻無法提升基本消耗的資源...

 

於是仰賴科技之虞,人們將基本元素植入了人類的基因,

並且在不斷增加的人口數當中,出現了所謂"消耗性人種"

 

實驗是有成功的案例,卻極為稀少,簡直是奇蹟的誕生...

而人們只能不斷在經過培養以及訓練,讓此人種的數量增加...

 

 

----------沙糖女孩,學名:碳水化合物(carbohydrate)

全身擁有百分之60以上係包含有糖份、並且可以溶解在液體內。

 

這樣產物之下,她是國內銷耗人種編號NO.293

屬於觀察型、實用預備組。

 

 

 

「這樣好了,大叔,這些糖份就算你30000元就好了」

「你開玩笑的吧?」我抽蓄著臉,畢竟我的研究員月薪也只有6000元。

 

 

這就是我跟她偶然的相遇。

 

 

-------------------------------------------------

 

「如果妳的一切都是糖份組織的話,那妳不會遇到一些困惱嗎?

「就常理來說,是吧?

 

坐在我實驗室的窗檯邊,接著她就毫無遮掩的開始講起....

 

「像是衣服總是黏搭搭的拉、身上總是會吸引一些昆蟲討厭極了」

「尤其是到夏天,因為基本上還是人類的功能,排汗後會跟皮膚融化、然後感覺就會龜裂般的痛苦」

 

「如果恢復能力好一點的時候還好,如果體內的循環開始因為熱度平衡失敗而衰敗,整天就只能躺在研究室的床上動彈不得」

「而且不能洗澡真的很痛苦,用乾洗、或是殺菌洗淨總是覺得心裡毛毛的!」

 

她滔滔不絕的講著,而我也只是一邊動手栽種植物,然後嗯嗯阿阿敷衍她的話題。

 

「小時候還好...還沒有到糖化到這種程度,可以游泳拉、跟朋友一起上學,或是在郊區烤肉之類的,而現在呢...

 

此時她脫掉她的鞋,這時我才發現她的腳開始龜裂、然後龜裂的粉末一點一點的掉到了鞋底去。

 

「要是跌倒了,恐怕就這樣摔碎了吧?」她露出了哀傷的表情,看著她原本應該是平順的小腿,也逐漸因為糖化的關係而開始粉化...

 

看著她這樣哀愁,我放下了盆栽,然後將舌頭舔上了女孩的臉

 

........!?」

 

理所當然下一秒被她扎實的拳頭打的左臉整個都麻痺、甚至摔倒到了地上。

 

「是女孩子的味道呢。」

「疑?」她撫摸自己的臉,只有帶著一點濕黏,眼睛則含著淚水。

 

「我說...」我起身拍掉自己身上的灰塵,然後坐到她的身邊說

「無論未來妳變的怎樣,妳終究還是個好女孩呢。」

 

「但是,沒有人喜歡像我這樣、隨時也不知道自己就這樣...

她忍住哭泣,以防自己的睫毛被融化而看不清楚前面。

 

「妳覺得,人是為什麼而存在呢?

「為什麼?

 

我走向實驗室上,滿是綠色盆栽的工作桌上拿起了一盆,

放在我倆之間。

 

「那植物到底是為了什麼而存在呢?

...你說什麼我不懂啦。」她摺疊了自己的身體,將臉埋進了雙膝。

 

「當然是為了他自己搂。」

「疑?」看見她將臉抬起,並傻傻的看著我。

 

「為了活下去,他們可是使盡的想出了屬於他能夠活下去的方式」

「然而...即使這些方法在許多年、或是過了幾百年的演化後。」

「變成另一種生物活下去的一環。」

 

「恩...」點頭,卻不甚願意承認。

 

「但是,最美好的不是在意未來到底變的如何、而是自己現在到底過的好不好這件事情吧。」

「像是,自己能夠做到什麼程度的快樂、盡情的享用自己的方式存活。」

「即使自己是個消耗品,我相信還是能從中得到自己活下去的動力。」

 

「你騙人。」她輕咬著下嘴唇,然後小聲的說。

 

「不然這盆給妳吧。」我將手上的盆栽放在她的面前。

 

 

「這個不是你正在研究的植物嗎?」她疑惑的歪著頭看著我。

「有什麼關係,妳就拿去吧。」

 

我聳了肩,緊接著說

「在這種時候,送女孩植物不是一種愛情的表現嗎?

 

...笨蛋。」

她抽擤了鼻子,於是雙手接過了盆栽,羞紅的臉上低落了淚水。

 

 

「這時候要送的是花拉,大笨蛋。」

 

然後她,突然給了我一個充滿糖份過度的親吻。

 

 

 

L

O

V

E

 

 

A

N

D

 

L

O

V

E

R

 

.

 

 

 

 

或許世界上每個人都是一種消耗品,

 

而我們不過是被人利用而不斷消耗、排泄、最終被丟棄--------

如此一來,這樣的想法或許就是比任何人來的偏執,

 

而或許一直這樣想的我,或許也是正確,

直到那一天,

我絕非偶然初遇了一個女孩為止。

 

 

 

 

但,或許也是錯誤的。

 

 

 

「已經確定了吧?編號NO.293

「是這樣沒錯....

 

「就能短時間能夠糖化到這種程度也真是奇蹟...。」

「她居然不斷的在生長的。」

 

「是這樣沒錯。」

 

                     (我,撒了謊。)

 

 

「我也沒有想到我居然可以做到這種程度。」

手插著腰,我看著充滿液體的巨大玻璃管,理面關著的少女...

 

                    (對那個女孩。)

 

 

「實驗至今,還沒有這麼成功的案例,通常都到某種程度的提煉後,便會死亡然後像每人於一樣變成泡沫消失在水中呢。」

「然而,NO.293卻好像為了要繼續活下去、而不斷恢復她被提煉的部份。」

 

「實在太不可思議了。」

 

雖然最上說的好像十分誇張一樣,但是他的臉卻完全沒有任何感情。

 

「美人魚公主...這樣阿。」

 

 

                  (從一開始,就已經計畫好了)

 

 

「人類對於愛的堅持,到底還可以承受到什麼程度呢?

 

 

相遇、相戀、然後結婚,

最後因為不斷糖化而變成像是睡著的植物人,

 

而味了維持腦袋最基本的恢復系統,而在腦裡裝了抑制器,

讓大腦不再因為細胞變化而也跟著糖化

 

------最終跟前面的實驗品一樣,變成泡沫後融化成糖水。

 

 

                  (是戀人,但最終也只是變成消耗品)

 

 

 

「你的孩子還好吧?

「正上幼稚園呢

 

「我記得NO.293的生殖器也糖化的差不多了?

「是阿,當然不是我跟她生的,我還有老婆拉~這段時間她可是抱怨的要命呢」

 

 

                  (是消耗品,但最終也成了廢棄物)

 

 

「兩年的時間能夠的到這樣的成就,看來上面會給你相對的代價吧?

「說的也是阿,要是不給多點錢我還真怕自己連奶粉錢也付不出來了。」

 

 

              (女孩曾經擁著我說,自己活下去的動力便是我。)

 

 

「不管怎樣,能夠這樣下去當然也很好啦,對任何人來講。」我又說。

 

 

             (女孩曾經親吻我說,那時兩人的初遇絕對不是偶然。)
                
                         (
是相求而來的奇蹟)

 

 

「不好意思,我要先走了,我得回家不然老婆又生氣了。」
我抓了抓頭,低頭表示歉意。


「辛苦了,今後也請你麻煩了。」

「恩。」我將雙手插進了口袋,然後大步跨離了陰暗充滿著陰冷空氣的空間。

 

 

緊接著,我走出了實驗大樓的門口,並且替自己點上了一根菸。

 

 

我一回想著,這兩年的相遇

女還說過的每句話,身上的每份香甜

 

女孩的笑容,女孩總是認真看著長不高的盆栽直到它開出亮麗的紅色花朵

然後又因為花朵逐漸凋零死去,而偷偷的擁著我哭著….

 

所有的一切如今看起來都完全不一樣。

 

那時兩人的初遇絕對不是偶然

是相求而來的奇蹟

 

這口頭禪,如今諷刺的我開始抱著肚子笑著,
而一旦開始笑了、但淚水又像是停止不下的一直掉落

 

最終跌坐在地上,然後掩著鼻嘴開始痛哭……..

 

 

 

 

 

或許世界上每個人都是一種消耗品,

 

而我們不過是被人利用而不斷消耗、排泄、最終被丟棄--------

如此一來,這樣的想法或許就是比任何人來的偏執,

 

而或許一直這樣想的我,或許早就分不清楚對與錯,

 

直到那一天,

我絕非偶然初遇了一個女孩為後

 

 

                       (能在這個世上相遇真好。)

 

 

 

能在這個世上相遇真好,真的好愛妳。

 

 

 

 

THE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